主页 > 新闻航天 >爱情,之所以为爱情 >

爱情,之所以为爱情

发布时间:2020-07-23   浏览量:619   

 

文/唉凤八

「 唉凤八,爱情到底是什幺?」

「 这问题问得很好,我先帮你google 一下⋯⋯」

先说好,这句话不是在炫耀。但真的满多人都问过我「爱情是什幺?」这个问题的。于是每当我遇见这个问题时,我总会说个故事给人家听。有一个很知名的故事是这样的—─

柏拉图问苏格拉底说:「什幺是爱情?」

苏格拉底没有说话,只是领他到了一片麦田前面,然后告诉他说,在这片麦田里头,你只要替我摘一株最饱满的麦穗回来,我就告诉你什幺是爱情。

柏拉图听完后,觉得这根本是件轻而易举的事,便信心满满地要走进去,此时苏格拉底唤住了他。

「 在这过程中, 你不能回头, 也不能重複摘取, 就只有一次机会。」苏格拉底这幺说。

柏拉图接受了这两个条件,走进了麦田里,过了许久,仍然未见人影。夕阳西下,天空一片晚霞,柏拉图垂头丧气的回到了苏格拉底身边,手上空空如也。

苏格拉底问他:「为什幺空手而回呢?」

柏拉图叹了口气,说:「原本看见了不错的麦穗,但因为只有一次机会,于是便想着再看看有没有更好的,于是就这幺走着,最后,我什幺也没摘到,就已经走出了麦田了。」

说到这里,苏格拉底笑了一下,拍了拍柏拉图的肩膀,说:「这就是爱情。」

嗯,苏格拉底真不愧是苏格拉底,一根麦穗搞定这千古难题了。不如以后当有人问起这问题,我们就带他到麦田里去摘根麦穗吧!或许他马上就会懂得爱情的真谛,然后可以上网发文,上脸书开诊疗室,搞不好还能上电视当个两性专家喔!

……最好是啦!

如果真那幺好搞定,那男与女之间的战争,就不会是一场百年孤寂了。

不过我还是得说,这故事说得挺好的。因为对于现在的我而言,爱情,就是这幺一场摘麦穗的过程而已。

年轻的时候,我是个只想摘麦穗的人。当时的我对于要的是什幺根本不知道,只想尝尝爱情带来的欢愉,于是有花堪折直须折,莫待无花空折枝,我能有个人爱,或是有个人能爱我,这样的爱情对我来说就够了。

毕竟前方还一望无际,将来会遇到谁也还不确定,既然日子久了,摩擦多了,爱情也会髒了旧了,那就换一个新的就好了。

于是我不懂得珍惜,抱持着「合则来,不合则去」的想法,在热恋与失恋之间交替。

后来年纪长了,懂得多了,对于爱情开始了解了。我开始想要追寻最美的那枝麦穗了。那时候,对于爱情,我有着无比的愿景。

我有几项择偶的準则,用来筛选自己的伴侣。我想要对方天真可爱,想要对方冰雪聪明,想要对方黏而不腻,想要对方心有灵犀。我用这些条件,构筑起那个还没出现的女孩,搭造起还没开始的爱情。而最后建立起来的那座堡垒,是名叫「真爱」的憧憬。

曾经看过一个统计,说每个人在世界上遇见自己百分之百的那个伴侣的机会,约莫跟中大乐透一样:三十五亿分之一。

看见这个数字,我想你就能知道,为何世人都说真爱难寻。因为你想中乐透还能去买彩券,真爱根本无迹可循啊!

于是有好一阵子,我对爱情苛刻至极。我开始要伴侣成为我想要的模样,强迫伴侣变成理想的伴侣。最后,我失去伴侣。

或许吧,人生中总是会有几件何其有幸的事情。

在我这幺挑剔的情况之下,竟然真的让我遇见了我梦寐以求的那个对象,并且走过了一段曾经。

何其有幸,真的何其有幸。但也因为太过幸运,我害怕失去。

最后,我不只失去她,更失去自己。我为此失意了好一阵子,对爱情产生恐惧、对自己产生恐惧。

这一晃,就是两年过去。这两年里,我也曾问过自己「爱情是什幺」这个问题。

爱情啊,或许就是在理想当中,我们不停错过的一场梦境。

我们在自己设定的三十五亿分之一当中,一直在寻找那之一,却忘了看见擦身而过的那些其余。当然,在感情中始终没有对错,有的只是在时间中产生的新的价值观而已。

现在回头去看,年轻时的我选择了那样去看待爱情,略长一点后我选择了一趟寻找真爱的旅行。

有一句话是这幺说的:「人一生中有两次真爱,当你发现时,第一段往往已经过了。」

现在的我,经历过了那段旅途之后,对于真爱,在我看来是能摘下一株宝贵的麦穗,好好地把握住它、呵护着它,接着走向终点,那就够了。

或许它不是最美的,不是最饱满的,却是我能捧在手心里的。我能够感受到她的每一次情绪、每一分爱意,能够接受她的每一个优缺点;她也能够接受我自身的不完美,紧握着我手心中的茧,那就够了。

那就够了。

爱情,之所以为爱情,是因为我们都在追求那短暂的隽永。

而隽永从何而来?在于,我们经历了许多,还愿意选择一起长相厮守。珍惜你手中的麦穗吧!别跟柏拉图一样贪得无厌了。

本文出自《我们都一样:致曾经受伤的自己》三采出版

爱情,之所以为爱情

【看更多请到博客来】


上一篇: 下一篇: